kk园区为什么不端了 kk园区到底是做什么的简直人间炼狱太恐怖了-饭拍秀

kk园区为什么不端了 kk园区到底是做什么的简直人间炼狱太恐怖了

kk园区为什么不端了?里面有这么多人被困在里面,受苦受累,甚至有人在里面没了性命。知道kk园区的人,都知道里面有多么可怕吓人,而且最惨的是,里面有很多我们的中国同胞。kk园区到底是做什么的简直人间炼狱太恐怖了,为什么没有人管kk园区呢?
kk园区为什么不端了
kk园区为什么不端了
据《东方日报》独家报道,公正党德伦敦州议员沈春祥表示,他因经常救援猪仔的行动而遭到诈骗集团悬赏,甚至有头目在得知其救援行动后,将猪仔转移到更远的地区妨碍救援行动,而解救猪仔最大的挑战,便是需要冒著生命的危险,在枪口下进行救援行动。
 
 
 
日前宣布停止救援“猪仔“行动的他在接受《东方日报》专访时指出,在解救最后一批的巫裔受害者时,他趁带著助手及记者前往泰国,了解他们的救援过程,更曾遭人拿著机关枪瞄准。
 
“对岸的小亭子就有两把机关枪就对著我,缅甸境内岸边的人看著我们,所幸碍于国际条例,他们(诈骗集团)不敢向对岸(泰国境内)开枪,担心泰国会用官方的方法去对付他们,所以我懂这个条例,所以我敢在河边(边境)介绍KK园区,”
 
 
 
“我们在河边拍他们,他们有一辆皮卡车在边境一直跟着我,而且我们发现他们似乎通过传呼机,呼叫狙击手,所以我们便马上离开,所以我们分分钟都有生命危险。”
 
他表示,他的救援行动也引起不法分子不满,更是在KK园区内贴悬赏他与人称“泰国过江龙”的大马籍黄姓商人的海报。
 
 
 
“KK园区也悬赏我和过江龙,并警告受困猪仔,若知道猪仔向我们求助,就会被打到半死,而在我救援最后一批后,巫裔受害者也通过他们的悬赏海报认出我。”
 
他披露,当地诈骗集团的首脑绝大多数是中国人,而他也曾因救援行动让不法头目得知,而让不法者将要救援的猪仔,转移至KK园区50公里外的地方藏起来。
 
“当时他用猪仔的手机号码联系我,要求与我谈判,但他不愿意透露身份,也不让猪仔与我交谈,谈判便不欢而散,而他们知道我们要救援后,就把猪仔藏到(园区)50公里外的地方,那个老板还说,该名猪仔是他跟其他集团用20万人民币购买,(老板说)所以至少要给20万人民币才肯放人。”
 
他表示,虽然猪仔案件经过国内媒体大肆报导,但缅甸苗瓦迪(Myawaddy)的KK园区规模仍旧活跃,且随著柬埔寨政府对诈骗案的重视,料该国的不法集团也将转移至KK园区。
 
“在新冠疫情时,在柬埔寨西港(西哈努克港)经营赌博业的业者,为维持每年3百万美金的赌牌费用,便开始做起诈骗勾当,且因疫情导致员工缺乏,所以他们开始需要骗人来做工。根据现在我们收到消息,柬埔寨政府开打击诈骗案件。因为该事件让当地政府脸上无光,且(旅游开放)赌客回流,现在已经不需要做诈骗了,所以当地剩下的猪仔,全部会移到KK园区。”
 
 
 
“而据我在莫伊河(Moi River)面对观察,当地大约已发展4个KK园区,对面泰国居民也经常在河里看到人体残肢,所以诈骗集团还很活跃。”
 
他表示,诈骗集团已不著重在中国市场,而是逐渐将目标放到欧美等国家,而猪仔的人选也放到更多族群。
 
“事件经过国内媒体大肆报导后,华裔受害者已经开始减少,但印裔受害者却是有所增加,那边就有300位来自印度的印裔受害者,而我国印裔受害者大概有30人,而他们开始对巫裔群体下手。”
 
他也指出,诈骗集团欺骗受害者成为猪仔的手法已经有所精进,会先通过一些甜头让受害者掉以轻心。
 
“诈骗集团现在不会直接叫你去曼谷,他们谎称安排你在新加坡或迪拜工作,在飞到目的地后以岗位不足为由,并以同等工资送去泰国曼谷培训,在这2周(飞往泰国)的期间,他们会安排你在该地吃喝玩乐,工钱照出,以麻痹受害者。到了机场过后,当离开机场的监控范围,便会将你载到那边(KK园区)。”

返回顶部

返回首页